马会传真

任澤平:2018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思想對中國發展的啟示

2018-10-10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耶魯大學的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羅默(Paul M. Romer),以表彰其在創新、氣候和經濟增長研究中的貢獻。此次獲獎的兩個主題共同指向經濟的長期可持續發展。當前中國經濟已從高速增長轉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從依賴要素轉向依靠科技創新與人力資本建設;資源環境對經濟發展的約束增強,“污染防治”提高到三大攻堅戰的位置,經濟不再片面追求GDP規模,注重環境保護和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本文梳理兩位諾獎得主的主要經濟思想和理論貢獻,同時提出對中國經濟的啟示與建議。

經濟學圍繞“經濟為什么會增長?”、“經濟為什么會波動?”形成了經濟增長和周期理論。各流派的經濟學家提出各種理論解釋分析,尤其是對經濟增長的探索不斷推進,亞當·斯密的社會分工、馬爾薩斯的人口決定、馬克思的兩部門再生產理論、熊彼特的“創新理論”等均解釋了經濟增長的動力,但現代增長理論的起點是哈羅德-多馬模型的出現,索洛模型意味著現代增長理論的成熟。索洛模型提出人口增長率、儲蓄率和技術水平決定經濟增長,但是技術水平(全要素生產率TFP)是外生變量,該模型并未回答什么決定技術水平,沒有解釋長期經濟增長的真正來源。與此同時,新古典增長理論始終無法解釋兩大現實問題:各國經濟的長期持續增長問題、不同國家人均收入存在的巨大差異問題。直到1980年代中期,以羅默、盧卡斯等人為代表的經濟學家提出了以“內生技術變化”為核心的全新經濟增長理論。羅默建立了內生技術變化的長期增長模型,認為技術進步是經濟增長的核心;大部分的技術進步源于市場激勵而致的有意識的投資行為,即技術是內生的;創新能使知識成為商品,知識和人力資本具有規模收益遞增,從而能夠促進經濟長期持續增長。羅默的內生增長理論具有較強的政策意義,核心主張是投資教育和提高研究開發的人力資本存量等促進技術進步的政策措施十分必要。

經濟學的核心是實現有限資源的最優配置,追求資源約束下的效用最大化。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外部約束之一是其所處的自然環境。諾德豪斯致力于研究的問題是人類的經濟活動如何影響自然環境,自然環境變化又將如何作用于人類社會,人類要怎樣才能實現與自然的良性互動,具體表現為碳排放、氣候變化與經濟增長之間的相互作用機制。主張建立全球碳稅機制和用“凈經濟福利指標”衡量經濟產出,奠定了“綠色GDP”核算的理論基礎。

當前我國正轉型高質量發展,兩位諾獎得主的經濟思想對我國發展具有重要啟示和政策意義:

1、加強科技研發和教育投入,向基礎科研傾斜,降低高科技企業的增值稅稅率,探索人力資本和知識密集型行業人員工資的增值稅抵扣,落實并繼續提高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的措施,提高創新能力和人力資本。

2、改革科技管理體制,賦予研究人員更大的自由度,預算管理上放寬薪酬發放的限制,賦予科研人員科研產權以激發積極性。

3、加強產權保護,穩定科研人員和企業家信心以利于長期投資。

4、繼續堅持對外開放,加強國際間的知識、科技交流與合作。

5、通過大幅降低關稅、減稅清費、放開行業管制、打破壟斷等促進制造業和服務業開放,引起外資和民間資本,促進市場競爭、知識外溢、技術研發和產業升級。

6、完善環境保護相關的制度安排與政策執行,適時開征碳排放稅,作為地方稅,提高資源稅稅率,將高污染、高耗能行業納入消費稅征收范圍并提高消費稅稅率。

7、提高環保政策制定的專業性,避免一刀切式的懶政和惰政,尤其要避免對中小企業和民營經濟的誤傷。

Powered by